平生不問

陪安東尼度過漫長歲月。

段子

※ RPS

※ 桃糖


  一開始,Chris只是在4月4號早晨隨手發了條訊息給Scarlett,問她想怎樣祝賀Downey生日,然後開玩笑說「我想低調點,混在人流中發條普通的推特什麼的」,Scarlett打趣了他一句「你是怕別人舊事重提?」,然後就沉了下去,沒再回應後續的話題。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Scarlett又出現了,並且拉起了一個群組,美其名曰如何幫助Chris當個低調的迷弟,Chris有點哭笑不得,反射性地發了個害羞的表情。

  Mark說:這挺簡單的,我已經想到了。

  說完隨即上推特發了一個推,放了張照片寫了兩句話祝Downey生日快樂,並聲稱千言萬語盡...

2017-04-09 /  标签 : 桃糖 17 13  

全球烧吹后援会会长【已认证】🍥:

甜甜

潘太爱ChrisEvans:

好甜!我要报警了!rps发糖不要钱😂😂😂😂😂😂有考虑过被队3伤过心的迷弟迷妹的感受么?一会哭一会笑?精分了都

不落秋音非雨浓:

为什么会这么甜?!为什么?!你告诉我!!!!😂😂😂

2017-04-02 /  标签 : 盾铁盾妮 271  

 

天然萌。

2017-02-01 /  标签 : Tony Stark 3  

段子

 

※私設有。


  「今天是雞腿。」

  「……你剛剛趁機摸了存孝的屁股,對不對?」 

  元邪皇拎著兩個從場務手中領來的便當,走到蹲在片場角落的元晴身邊,用小腿輕輕碰了碰小孩的膝蓋。本以為同對方分享了一個還算不錯的好消息,從掌心中抬起臉頰的小孩跟他對視了幾秒,卻吐出了一個揭他老底的疑問句--勉強算是吧。

  「我沒有。」

  「我看到了。」

  「……你看到我用哪隻手摸了?」

  「兩隻手都摸了。」  

  ……小惡魔。  

  元邪皇面無表情地想。

  「咳,角度問題。」

  「每個角度都有問題--弔叔說的。」

  他在哪?我宰了他。元邪皇揉揉額角,舉了白旗,...

輪胎滑脫老爺車

 

請儘快換乘。


--

後續卡了幾個月,我想應該是我已經開到終點惹(頂井蓋逃走)

 

段子

 

 「……啊,抱歉,我是不是問得太多了。」

  當雪山銀燕一邊翻動著樹枝,一邊對他提起不知已是第幾個的問題時,他尚未做出任何反應,雪山銀燕像是突然察覺自己過於旺盛的好奇心,有些不好意思的向他道歉。他忍住原已溜到舌尖的打趣,對方太過耿直又意外的敏感,先前已經屢試不爽,他是個很在意別人評價的人。

  他用堪稱溫和的口氣說了句無妨,注視著火光上逐漸烤至金黃焦蘇的獵物。

  那是雪山銀燕自告奮勇去打來的一隻獐子。

  他在魔世並沒有見過這樣的動物,雖有形似,卻不完全相同,雪山銀燕對他說晚餐有著落的時候,他重覆對方所說的名稱稍稍流露了一點疑惑,話題似乎就這樣延續下去了。

  對方不論年紀,...

段子

 

  惡人谷在後元邪皇時代開始對大師們抱持了一種微妙的情感,具體表現在各種方面,例如地圖砲攻擊大師們是禿驢,世界頻狂刷拔大師的頭髮變心的女友就會回來等等,儘管同陣營中也不乏少林玩家,這種氣氛還是迅速地傳染了大多數惡人谷的玩家,尤以仍然留在原「魔世」幫會沒有出走的老骨灰們為甚,並將這個習慣延續了下來。

  元邪皇在闊別幾年重回遊戲之後,有事沒事也會隨手按住路邊敵對陣營的大師一頓胖揍,倒不是因為當年他跟一個同樣被稱為大神的少林打了場轟轟烈烈的刪號戰,並在其中落敗的原因,認真要追究起來的話,那種淡淡嫌惡的心情,或許是因為那個叫做「隻履西歸」的少林在刪號戰中對他說的那句話吧。

  --如果今天...

 

累的時候就會容易消沉。

【蟹牛/西劍】攻防

 

  「劍無極?」

  「別吵!」

  無視雪山銀燕的訝異,劍無極強拖著好友的手腕匆匆鑽進摩天輪的車廂中,回頭朝西經無缺與元邪皇晃著一口白牙丟下句「客滿了」,便悠哉悠哉的坐在位置上翹起二郎腿,看著車廂門關好之後緩緩上升,一路都有些陰沉的臉上顯得晴朗不少,還有心情吹了幾聲口哨。

  雪山銀燕坐在對面,對好友的行為一頭霧水。他往窗口底下望了望,已經看不見另外兩人的身影,估計是進了下一節車廂。雖說是四個大男人,但摩天輪內的空間要容納下這樣的人數也是綽綽有餘,劍無極為什麼說客滿了?

  雪山銀燕思索著,反而無暇欣賞風景。一根手指突然戳了戳他的額頭,他抬頭皺了皺眉表示不滿,正好對上劍無極托著...

段子

 

  當元邪皇不知道接受了誰的邀請加入群組的時候,立刻就有好事者發了私密的動態吐槽,看到訊息的人也紛紛起鬨。


  哇靠!我們這裡頂多是熟男俱樂部,不是世界遺產保護中心好嗎!

  邪皇一進來,整個群組的平均年齡都上升了……

  是大幅上升,謝謝。

  你們懂不懂什麼叫敬老尊賢。

  不懂。

  不懂+1。

  不懂+2。

  不懂+我老婆生日。

  恕我直言,能待在這個群組的都沒有老婆。

  我只想說群有一老,如有一寶。你們,都太年輕了。


  大夥兒揪著這個年齡梗熱衷了一陣子,也沒人知道元邪皇有沒有接收到這些不帶惡意僅僅只是窮極無聊的流言蜚語,然而七天後當他們發...

段子

 

殤捲推廣(不是)

--


  殤不患一看清門外的人是誰,頓時愣了愣,捲殘雲抓住空隙靈活地鑽進門縫,等殤不患回過神隨手將門帶上再轉身,捲殘雲已經拎著枕頭往他的床上爬,白皙光潔的腰身從兩截式睡衣裡溜出一段,殤不患連忙捂住眼,瞬間覺得頭大。

  「你--在幹嗎?」

  「這都看不出來,你是外行的嗎?」

  「拜託好好說話。」

  「哦。」

  「別只哦!」

  「真囉唆,我來驗貨啦。」

  捲殘雲擺好特地拎過來的枕頭,才將自己塞進棉被裡,背靠著床頭朝殤不患伸出食指,在舉起攤開的另一隻手掌上戳了戳,殤不患站在床邊眨了眨眼,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對方到底在說什麼,忍不住按著額頭。...

段子

 

  發佈會結束之後,當全世界都在用身高梗嘲笑殤不患的時候,他正忙著幫因為吊鋼絲閃到腰的蔑˙真大叔˙天骸貼上新的跌打損傷藥膏。

  「……到底……為什麼……要在空中……講那麼多……台詞……」

  詩號沒有翻譯成日文,就該偷笑了吧。

  身為前輩的傷患趴在床上,看起來比他還年輕十歲的臉整個埋在枕頭裡,明明痛得要命仍是堅持要發表感想,殤不患嘆了口氣,努力忍住吐槽的衝動。

  另一頭的凜雪鴉悠哉悠哉地脫掉超高跟的靴子,光著腳縮進沙發裡,從包包裡撈出自己的手機,準備給上次購買特殊增高鞋墊的商店一個五星好評。一連上網手機螢幕中就跳出許多來自社群網站的消息提醒,他隨手滑開一條進去看了看,嘴角便...

上一页 1/5